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学生拍执法遭城管围殴6名涉事人员被停职图

2018-12-04 03:55:34

学生拍执法遭城管围殴 6名涉事人员被停职(图)

小吴提供的当时受伤的照片。

因拍摄城管执法,淮北艺术学校学生小吴称与对方发生口角,后被濉溪县多名城管队员围殴。在场的濉溪县城市市容管理监察大队人员回复称,是学生先打掉自己手中的对讲机,之后发生冲突。5月28日,濉溪县外宣办称,事发后涉事的6名城管队员已被停职。

拍摄城管执法时被打

5月25日,淮北艺术学校高三学生小吴和两名同学去濉溪县玩。小吴自称,当天14:30许,他和同学发现有城管队员正在没收一小摊贩的摊子。“当时我就过去用拍摄。”小吴说,一个城管队员过来不让自己拍,随后双方发生口角。

小吴认为城管队员执法不文明,就向其中一名队员索要胸牌的编号,并告知要投诉对方。小吴说,他将胸牌拿到手之后,就发现几名城管队员上来打自己。两名同学见状想拉开对方,过程中也受了伤。

“当时我身上流着血,就站在路面上,他们也没有将我送到医院。”小吴说,随后城管一方上车离开,自己的同学报警。目前,小吴和其中一名同学在住院,另一同学已回家。经检查,小吴“颅脑损伤,左眼外伤,眉骨受伤,全身多处损伤”。

小吴现在还保留着要来的城管队员胸牌,“编号是。”对于受伤,小吴很愤怒,“城管自己不文明执法,别人上前说要投诉,就要打人,他们凭什么打人?”

他将我的对讲机打掉

编号“”的胸牌佩戴者是濉溪县城市市容管理监察大队三中队队长孔庆民。5月28日,孔庆民称队员的确与小吴发生了肢体冲突。“当天我们正在执法,几个小伙子就上来了,看着不像是学生。”孔庆民说,当时这几个人上来索要胸牌号,“感觉是像故意闹事,而且周围的群众也聚集的比较多。”

对于冲突的原因,孔庆民称,“当时在将胸牌号给他之后,因为看到人聚集的比较多,我用对讲机呼叫其他人支援。”孔庆民说,此时小吴将他的对讲机打在地上。“看到他先动手了,其他队员就一起上了。”孔庆民如此描述当时的情况,“在将地上的对讲机捡起后,我就让他们别打了,随后离开。”

对讲机被打掉就应该多名队员“一起上”?对此,孔庆民称“确实不应该。”而对于小吴说的发生冲突之后,城管队员扬长而去,孔庆民解释称,“以为他们是被执法的小摊贩叫来的小混混,所以之后就离开了。”

孔庆民称,当时是自己没有控制好队员们,才让事情变成这个样子。据其介绍,事情发生后他被濉溪县市容局批评教育。5月28日下午,濉溪县市容局办公室一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称,“事情已经向学生的亲属解释了。”据其介绍,该局也派人去医院看望了学生。

该负责人也称,事情发生时为“学生先动的手,有城管队员受伤。”不过当追问城管队员有几人受伤、伤情如何时,这名负责人表示不太清楚。不过其确认,已经对相关人员进行批评教育。

六名涉事人员被停职

事发后,该案由濉溪县公安局新城派出所出警调查。5月28日,联系办案民警,他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。而濉溪县公安局相关人员表示,该案件的信息由外宣部门发布。

濉溪县外宣办负责人表示,事情发生后,濉溪县很重视,专门去医院看望了受伤学生,并与他的亲属进行接触。该负责人说,目前6名涉事的城管队员已经被停职,警方也仍在继续调查,“对于是谁先动手,需要警方调查结果出来之后才能确认。”不过这名负责人称,对于城管队员未做到“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”,这不合适。

不过,5月28日在采访孔庆民时,他向确认,目前自己仍在上班,“仍然正常上班,继续上路巡查,这件事情由局里进行处理。”而对于孔庆民称是自己动手打掉对讲机,小吴并不认同,“当时根本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据小吴介绍,28日上午,他刚刚做了伤情鉴定,但是鉴定结果仍未出来。晨报姚庆林

岩棉复合板价格
筑志红中麻将代理
变径大小头规格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